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当前的位置: 平安建三江 > 文化园地 > 正文

夕阳下的青春

我喜欢一个人静默的站在夕阳下,遥望远方。

自古以来,夕阳西下都定格成为了一幅游走他乡孩子们心中的画卷,马致远的《秋思》“枯藤老树昏鸦,小桥流水人家,古道西风瘦马,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。”更是写出了游子的羁旅行役之苦,于是这首词有了更多的听众,在任何的地方,有夕阳也就有了乡愁。

萧红笔下的火烧云是美的,不清楚萧红在写下这篇《火烧云》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境,或许对一个幼小离家的她来说,心中的凄苦会多于这些玲珑可爱的火烧云。

如果说牧童晚归是一种纯净的美,那么我有幸成为这画面中的一员,何尝不是值得回忆的幸福呢?可是在小的时候,可绝对不是什么幸福,相反是逃不过去的遭罪。在我七八岁的时候,就开始在草甸子上放牛,早上早早的出门,背上干粮,带着“丹丹”(“丹丹”是牧羊犬,很懂事,是我童年中最好的一个伙伴),在空旷的草甸子上,开始了一天的放牧生活。那时候遗憾的是不会什么诗词,也不懂得享受那样恬静纯洁的美,现在想想,那么美好的回忆,要是放在现在便是全然不同的了。

童年的故事,几乎就是在上学和放牛中度过的,当时还小,烦透了这样的劳动,我也想和小伙伴们一起玩,那时候最害怕的就是寒暑假和周末了,因为我就要拿起了比我还高的鞭子,寂寞地去放牛了。我最怕的就是放牛的时候碰到小伙伴了,看着他们在一起玩,心里很不是滋味,我也曾无数次地问爸爸,为什么我要放牛,他们去玩,得到的往往是一顿数落,之后我不再问这样的问题,可是我的心里一直没有答案,现在也不是很明确。放牛的时候,最盼望的就是太阳下山了,等到这个时候,我心里是最高兴的,“丹丹”也是如此,可是牛越是这个时候越能吃草,管不了那么多,匆忙地赶着牛回家。我不太喜欢冬天的夕阳,冷冰冰的,给人一种遥不可及的感觉,秋天的最好,大地丰收、满地金黄,在夕阳的映衬下,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,真的有“海到无边天做岸,山登绝顶我为峰”的感觉。这样生活持续了有八九年吧,直到我上了高中才真的逃过去了。

我家离我所上的中学有20多里地,每天都要骑自行车往返,我现在不敢想那三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,如果是现在我会选择到城里的学校寄读或是辍学,但那时候还不兴在城里寄读,于是很多的小同学也都辍学在家务农了。我们一起上学有17个孩子,很多的都因为上学太远而辍学了,那时候村里往外走还没有水泥路,都是土路。对于一个10多岁的孩子来说,艰辛困苦可想而知。每天放学的路上,都是迎着夕阳走的,骑着我的破旧的自行车着急地往家赶,没有心情去欣赏美景了,她落山了,天也就彻底的黑了下来,她回家了,我也回家了。家里等我的总会是好吃的饭菜,妈总会把饭菜放在锅里,现在我有一个习惯就是回家愿意掀饭锅,就是那时候养成的习惯。

真正的意义上懂得夕阳韵味的时候,是我离开家一个人在外求学的日子,高中在县城寄读,一个人在外的日子,孤单和寂寞难免,周六的下午和周天是休息,周六的下午我便一个人沿着大米河(高中后面的一条河,一直通向县城外面)慢慢的走,河岸几乎没有什么人往来,这是我一周休息放松一次的绝好时机,看着夕阳,我总是愿意想起一些事情,虽然是想起,却从没有和同学提及。这时候的生活虽然是枯燥的,我却学会了用一些有意义的诗词来诠释自己的人生、生命和生活,也就是在那个时候,我的人生多了一些丰盈和充实。

一直要感谢我的一位高中老师,她是我的班主任语文老师--赵绪梅,一个很有才气的女人,古文功底极厚,记得有一次我在大米河畔散步,碰见了她,她随口说了一句“斜阳外,寒鸦万点,流水绕孤村”,当时我也没记住,第二天去找她,她告诉那是秦观的《满庭芳》,我记下了这首词,因为那里有我的影子。

我爱着夕阳下的守望,昏黄灯光下的唠叨,没有什么比回家的路风景更美,没有什么比家里妈妈做的饭菜更可口……

今年的清明节早上,爸和妈去坟场给去世的老一辈人上坟,回来的时候说,下次一定要带我去坟场给祖宗们上坟,要不然我该找不到他们了……,是啊,现在让我自己一个人去我真的找不全了,有墓碑的能,那些没有墓碑的怎么办呢?我的心里一阵的恐慌,要是我记不起来,他们一定会怪罪我的,一定会的。

夕阳的余晖轻柔的向远方招展,远处的山峦,在余晖的映衬下,显得更加的苍茫辽阔,我凝神眺望远方,夕阳下我的影子很长很长……

(编辑:常青松  作者:金琦  来源:八五九农场)

Copyright @ 2012 - 2013 PAHRB.DBW.CN All Rights Reserved.
平安建三江网  2012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:
东北网
投稿信箱:pinganjsj@126.com QQ群:327722841 东北网备案